Sharing of common sense and wisdom…

Archive for January, 2017

解读特朗普的美国内涵与面具


28 Jan 2017 

By:  高视角

以下为网络评论特别摘录。

Advertisements

新加坡 “未来工作?”自己去创造!



25 Jan 2017  Wed

以下为新闻媒体与网络摘录。


新加坡终于公开承认中国在亚太地区的崛起和其必然的大国影响力


24 Jan 2017 

以下为最新网上新闻摘录。

宏观视角:

这是亚太地缘政治的一个重大发展,也是新加坡国家发展的一个里程碑。因为虽然新加坡与中国自70年代以来开始了比较密切和良好外交与经贸关系,但自从李显龙当上总理时立刻就去拜访台湾,这似乎标示了一个与李光耀和吴作栋全然不同的外交思维。这几年来更是大力支持与鼓吹“美国重返亚洲”加上不包括中国的 TPP 经济发展协议;去年更拉上亚细安组织(东盟)来以南海争端来指责中国不服从国际海洋法,似乎都在“针对”中国在亚太的日益强大和影响力保持警惕。这些连续的地缘政治动作当然引起中国的十分不滿。

现在的峰回路转,主要原因是李显龙最终愿意以宏观审慎的态度,公开表达(即承认)了新加坡对中国在亚太地缘政治的大国权利同时也“欢迎”它可以施于本地区的影响力! 这一段公开发言具有重要意义,它宣告了亚太地缘政治新时代的开始,中美将共同维持本区域的安全保障和框架。而中国的崛起已是不可逆转的。

其实,现在的亚太地区和平穩定在很大程度上必须依赖中美之间的平衡与协调,才能成事,缺一不可。尤其是朝鲜半岛的局势掌控。所以这次李显龙必然已经看到了宏观棋局的改变,包括了特朗普以美国优先的政策並放弃了 TPP; 明白了新加坡赖以游走大国之间的手段已经无法像以前那样充分施展。

新加坡这次的思维改变是值得肯定的。李显龙肩负国家发展重任,当然知道唯有顺势而为,善战若水;才能获得更确实的国家利益最大化。

英国脱欧之后的方针 ~ 现代工业战略


24 Jan 2017  Tues 

以下为新闻与网上媒体评论摘录。

视角透视:

英国所宣示的脱欧之旅的大方针是“现代工业战略”。

这与德国的“工业4.0版”和中国注焦的“工业2025” 似乎有異曲同工之妙。其道理很简单,工业发展才是真正意义的做到链接社会,金融与服务的综合平台的建立。单从服务或金融发展,则🈚法做到扩大社会需求和远程输出的效率。这是搞经济发展的一道必然习题,更不是选择题;而是必答题。

TPP 的前世今生 ~ 缺乏前瞻性的地缘政治投机


24 Jan 2017 

以下为新闻与网络评论摘录。


透视眼光:

为什么连特朗普上任后的美国和大部分亚太地区国家(除了日本与新加坡)都不珍惜讨论了将近七年的TPP ?除了特朗普政府根本就不认同之外,主要原因是,

~ 它本身的出发点是地缘政治的博弈,而非真正的经济合作伙伴关系。它是用来阻止中国主导亚太地区的经济发展规则,这是奧巴马亲自公开说过的。

~ 这个协议的主要精神有如建立一个“亚太欧盟区”。其中尤其严重的是在经贸与市场行为上的准则将从参与各国手中奪走。经济仲裁将在“海外”执行而不是根据有关争端国家的法规。结果是,国际商业大集团的权利大于国家的经济主权!

~ 这个协议让先进经济体尤其是美国与日本大企业更容易进入亚太的发展中国家,掠夺市场与经济资源。虽然发展中国家也得到了一定的发展,但最后失去的更多。尤其是它们(发展中国家)的许多传统行业将被淘汰,国内资源被“瓜分”。这就是为什么当TPP 最后出现了问题时,许多亚太国家(除了日本与新加坡)都“静静的不出声”,连一局婉惜的话都省下了。(因为当时它们都是怕美国而无法不从)。现在可好了,树倒猢狲散!

看看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缅甸,老挝,等等国家,那一个对TPP 感到婉惜?它们都早已跑去和中国建立更实在互利的双边经贸与基础建设发展了。现在连阿里巴巴和台湾的郭台铭都表示要在美国投资。事实胜于雄辯。



特朗普当选突显了美国所谓“新闻自由与公正”的最大偏见!


Jan 23 , 2017 

以下为网络评论文章摘录。

新闻📰自由的背后往往也隱藏了偏见。这次的美国总统竞选完全赤裸裸的突显了美国一向来高度标榜的新闻自由与公正原则原来也是如此的低下👇!  真有意思。

新加坡还被困在”装甲车思维”中吗?!


以下为网络摘录评论文章。

Jan 16, 2017 Mon 

集思广益:

在弱国无外交的政治环境中,新加坡之前之所以能够游走于大国之间而从中争取利益最大化,除了先天的优越地理位置之外,李光耀的政治智慧和其外交手段是真正具决定性的因素。

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确实无法再复制另一个纵横于亚太地缘政治的时空优势了。加上中国的真正崛起(经济加政治实力)于世界强国之林,在形势上巳经迫使亚太尤其是东盟(亚细安)诸国非得重新调整行之巳久的策略,与新的局面配合,才能顺势而为,争取国家利益最大化。最近一年来东盟国家的”变脸”之快也不用在此多说了。

其实说白了,新加坡只有一个终极问题需要解答:

“在往前走的过程中,是否真能从自我(经济,社会)转型就能够应付前面的巨大变数和地缘政治压力,而坚持在外交政治上采取以不变应万变来脱困?”

新加坡所能提出的最大诉求莫过于依赖国际法办事。这也是小国所能做的对应政治冲突/国际争端的”小能量”。但是,法律条文未必是万应灵丹,尤其在地缘政治变革的大环境中。英文俗语有一句话,”If your only tool is a hammer, you will treat every issue as a nail”! 

新加坡务必寻求脱困的更好方法,唯有先在思维上突破”装甲车思维”,不必以口舌之争加法律词汇来讨回公道。而是实事求是,以”原则加以灵活性”争取回战略主动性,才能有所收获。

想起了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

Tag Clou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