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ing of common sense and wisdom…


以下为网络摘录评论文章。

Jan 16, 2017 Mon 

集思广益:

在弱国无外交的政治环境中,新加坡之前之所以能够游走于大国之间而从中争取利益最大化,除了先天的优越地理位置之外,李光耀的政治智慧和其外交手段是真正具决定性的因素。

在后李光耀时代,新加坡确实无法再复制另一个纵横于亚太地缘政治的时空优势了。加上中国的真正崛起(经济加政治实力)于世界强国之林,在形势上巳经迫使亚太尤其是东盟(亚细安)诸国非得重新调整行之巳久的策略,与新的局面配合,才能顺势而为,争取国家利益最大化。最近一年来东盟国家的”变脸”之快也不用在此多说了。

其实说白了,新加坡只有一个终极问题需要解答:

“在往前走的过程中,是否真能从自我(经济,社会)转型就能够应付前面的巨大变数和地缘政治压力,而坚持在外交政治上采取以不变应万变来脱困?”

新加坡所能提出的最大诉求莫过于依赖国际法办事。这也是小国所能做的对应政治冲突/国际争端的”小能量”。但是,法律条文未必是万应灵丹,尤其在地缘政治变革的大环境中。英文俗语有一句话,”If your only tool is a hammer, you will treat every issue as a nail”! 

新加坡务必寻求脱困的更好方法,唯有先在思维上突破”装甲车思维”,不必以口舌之争加法律词汇来讨回公道。而是实事求是,以”原则加以灵活性”争取回战略主动性,才能有所收获。

想起了邓小平的”黑猫白猫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Tag Cloud

%d bloggers like this: